满江进化论:在“奔五”路上往前冲 期待活出真我

采编:hyt15  来源:北京青年报  发布时间:2020-11-03 10:09:39 

从1998年推出首张个人音乐专辑《多变的海》,到2020年的全新专辑《进化论》,22年间,出了10张专辑,拿过最佳男歌手奖,演过影视剧,上过真人秀,如今在“奔五”的路上,满江依然有着“往前冲”的想法和状态。刚刚结束北京的演出,歌手满江将于11月7日在上海Blue note举办演唱会。10月28日,满江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,关于他的“进化论”,有着怎样的故事呢?

音乐的进化

梦境与现实的结合

少年到中年的总结

2020年满江推出了全新专辑《进化论》,这是一张意象概念斑斓奇诡、风格多样的音乐作品,以他的梦境为主题,从“少年”开始, 到“黑鸟”结束。糅合了流行、摇滚、R&B、说唱等风格,还加入了另类摇滚、爵士等元素,是满江迄今为止音乐表现手段最为丰富的一张专辑,也标志着满江一次比较重要的音乐转折,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一张“进化论”。

《进化论》的动机,源自上一张《冬某日》电子声效浓厚,听感冰冷,在巡演时,他发现很难带动现场气氛,于是便着手准备《进化论》。

大概用了三个月的时间,满江确定了专辑的曲目、结构、立意,整张专辑的律动性非常鲜明,毫无疑问的确是一张“释放”的专辑。在考虑歌词如何做到统一性的问题上,满江突发奇想,想到把自己这些年做过的光怪陆离的梦境串联在一起,贯穿专辑主题:从少年开始,9个梦加一只黑鸟。

“黑鸟是一个梦,但又是一个结果,虽然是只存在于梦境当中的现实,但对于我来讲,黑鸟到最后挣脱了我在梦境中的肉体凡胎,成为一个崭新的灵魂,一个黑色隐忍的鸟,一飞冲天,感觉像是羽化成仙,是一个梦境的进化,又是现实生活的进化,是我自己从少年到中年的总结。”

他甚至记起那些梦中的声响,比如玻璃从山崖滚落下来的声音。录音那天,台北下着雨,满江和录音师、助理拿着麦克风在录音室外采集声音,包括脚步声、推门声,收伞、放在门外,进门、推门、关门,然后卸下身上的包,把兜里的钥匙放在桌上。

“这里寓意着卸下成年人的包袱,找到我少年时那种轻松自然的状态,也希望用我手里的这把钥匙,打开一个时间的门,我能够真的穿越,回到以前的生活,去改变我人生中的不满意,希望在未来做得更好,所以这是一场梦幻之旅。”

满江就像一个电影导演,将记忆中、脑海中那些真实的、虚幻的景象及想象,用音乐呈现出来,从第一首《少年》到最后的《黑鸟》,成就了这张《进化论》。

人生的进化

中年像“滚刀肉”

但没有什么事输不起

进化不止在音乐,从少年到中年,从幼稚到成熟,也可以说是一个进化的过程。满江说,人的进化是一定存在的,人会慢慢变老也是一定的,但是他并不认同孔子说的“三十而立 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”。

满江回忆,小时候看到30岁的人,称呼对方为叔叔,会觉得叔叔是无所不知的,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有学识的叔叔,给他讲《西游记》的故事,讲孙悟空、月宫、嫦娥。“当他讲这些的时候,我一定相信他认识孙悟空,或者他去过月亮。我觉得这叔叔能上天遁地,我想:人要活到30岁了就真的太牛了。我到30岁就能上月亮、见嫦娥,然后还能跟孙悟空交朋友,特别期待。当我活到30岁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跟十几岁没什么区别。”

今年是满江的本命年,48岁,也到了将近知天命的年龄,满江却坦言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来讲,非但没有不惑,反而变得越来越无知,“你会发现世界的大门将向你打开一道缝隙的时候,你已经不敢向前走了,我其实更喜欢少年的那种果敢无畏,不用顾及太多。”

虽然少了少年时那种勇往直前的勇气,但满江自嘲人到中年的他,却多了一份“滚刀肉”的劲儿,这是到了这个年龄唯一让他可以觉得沾沾自喜的。

“被生活磨砺完之后,我发现没有什么事情是输不起的,因为你也没有什么可输,青春年华已经逝去,剩下的就是你要努力想做点什么事情。那么好,也没什么你要不要选择的问题,其实变得越发的清晰,对于我们而言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于是在43岁那年,满江走上了音乐选秀节目《中国好歌曲》,在台上接受导师的点评。要知道,此前他曾是《快乐男声》的评委。好像活到现在,才真正明白“无所谓”的含义,别人的眼光、外界的评价,好像并没有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,自己不能放弃自己。

进化中的飞跃

期待活出真我

明年推出新专辑

人到中年,多半要经历事业、家庭婚姻等各种关卡和危机,但是对于满江而言,危机可能时时都在,并不只发生在中年,只不过中年这个阶段比较尴尬。首先身体不比从前,其次生活的压力骤增,上有老下有小,到了一个人生际遇比较尴尬的时刻,这些危机来得就显得更猛烈。

“等你熬过了这些年,当你真的到了一个老年的状态,送走了父母那一代人,孩子们也长大,你突然觉得回到了一个少年的状态,也很自由。但那时候再重新品味人生,只叹息已经白了少年头,走不了太远的路,可能人生就这么草草过去,但是我说句实话,我不太希望这样,我起码到现在为止,还希望在舞台上能够跳起来。我尽量让自己保持着这种状态,再往前去冲。”

而未来,不管是音乐还是人生,满江会把“进化”进行到底——明年还将推出一张新专辑,而且是进化当中的一个“飞跃”,同时满江也为自己规划了明年要做的事情,围绕着音乐或者音乐之外多一些参与性和互动性,跟听众和观众多见面,改变此前大众对他的固有印象。

“我觉得无论在哪个领域,你认真做事情,最终的结果还是希望在人类社会中是有所贡献的。我希望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并且对周围的人和事都能有一些小小的帮助。我相信生活总是五彩丰满的,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,生活确实也是坚硬的,但是我们总会想到解决的方法,去面对现在的困境,就像我们今年所经历的事情一样,我希望可以用音乐传达我这份心意。”

有一天,满江梦到了少年的自己,于是有了专辑的第一首歌《少年》,歌中,他这样唱道:

拥抱失败吧少年

你终将失去安全

你也会渐渐习惯失眠

但是中年的满江,却并不喜欢少年时的自己,“如果现在的我真的突然在街上遇到了少年的我,我会觉得这小孩挺烦的,很幼稚很任性,而且情商那么低。”

满江说,现在最大的心愿,就是能够在未来遇到一个更好的自己,真正能够做到让自己不受世界或者社会变迁的太多影响,能活出真我,“像自己一样。”

(文/本报记者 寿鹏寰 统筹/满羿 图片/受访者提供)

关闭